h64z pl9z 4wi4 qisg tb3n v91d 8djn ltec 1dfl e0iw

扫描下载手机版

您当前的位置 : 中国宁波网  >  新闻中心  >  宁波  >  民生·城事
破“宁波纪录”!71岁患者自体造血干细胞移植获成功
稿源: 中国宁波网   2018-08-17 07:22:00 报料热线:81850000

  中国宁波网讯 记者昨日从鄞州人民医院获悉,该院血液科顺利为一名71岁肾淀粉样变患者开展自体造血干细胞移植术,这是宁波市目前年龄最大的自体造血干细胞移植患者。这位患者做造血干细胞移植,不是用来治疗白血病,而是与其治疗有相通之处的肾淀粉样变。

  半年前,71岁的张老先生因为反复解泡沫尿,在宁波一家医院进行了肾穿刺。当时肾内科医生告诉他,他患的是AL型肾淀粉样变,目前最坏的结果是生存不超过一年。张先生的女儿带着他到鄞州人民医院找血液科医生求助。这位医生告诉他,这个疾病的预后具体有几年,要进一步检查评估后再判断,此外,目前有很多治疗这个疾病的办法,在血液科就可以治疗。

  原来张老先生的肾淀粉样变属于AL轻链型淀粉样变,只是病变部位在肾脏,也有类似的患者累及心脏、胃肠道等。这种疾病的发病机制跟血液科的骨髓瘤有异曲同工之处,治疗也有很多相通之处,比如都可以采用化疗、骨髓移植等。

  听说自己的病可以治,张老先生开始在鄞州人民医院安心接受化疗。整个化疗过程并没有张老先生想象中那么可怕,他没有出现恶心、呕吐,也没有掉发。1个疗程后,医生就告诉他血轻链接近正常了,2个疗程就完全达到了缓解。

  张老先生一边接受治疗,一边也开始认真琢磨研究自己的疾病。虽然他已经71岁高龄,但年轻时曾是高级工程师的他思维一点都不比年轻人迟钝,他在仔细查阅大量文献后发现,自体造血干细胞移植可以让肾淀粉样变患者获益,为了进一步提高生存时间,他接受了医生建议的自体造血干细胞移植术。

  11月下旬,张老先生在鄞州人民医院做了自体造血干细胞移植术。医生先动员出他自己身体里的造血干细胞,接受治疗后,再回输到他自己身上。整个移植过程非常顺利,仅仅12天,他的白细胞及血小板均植活,整个移植过程,无严重感染、心衰等并发症发生,患者的恢复程度与年轻患者无异。

  目前张老先生的骨髓已经植活,他的疾病已经达到完全缓解,医生预计他会有一个比较好的预后。张先生也成了我市年龄最大的自体造血干细胞移植成功患者。宁波晚报记者孙美星 通讯员叶佩佩 张基隆

原标题:71岁患者自体造血干细胞移植获成功

编辑: 杜寅纠错:171964650@qq.com

破“宁波纪录”!71岁患者自体造血干细胞移植获成功

稿源: 中国宁波网 2018-08-17 07:22:00

  中国宁波网讯 记者昨日从鄞州人民医院获悉,该院血液科顺利为一名71岁肾淀粉样变患者开展自体造血干细胞移植术,这是宁波市目前年龄最大的自体造血干细胞移植患者。这位患者做造血干细胞移植,不是用来治疗白血病,而是与其治疗有相通之处的肾淀粉样变。

  半年前,71岁的张老先生因为反复解泡沫尿,在宁波一家医院进行了肾穿刺。当时肾内科医生告诉他,他患的是AL型肾淀粉样变,目前最坏的结果是生存不超过一年。张先生的女儿带着他到鄞州人民医院找血液科医生求助。这位医生告诉他,这个疾病的预后具体有几年,要进一步检查评估后再判断,此外,目前有很多治疗这个疾病的办法,在血液科就可以治疗。

  原来张老先生的肾淀粉样变属于AL轻链型淀粉样变,只是病变部位在肾脏,也有类似的患者累及心脏、胃肠道等。这种疾病的发病机制跟血液科的骨髓瘤有异曲同工之处,治疗也有很多相通之处,比如都可以采用化疗、骨髓移植等。

  听说自己的病可以治,张老先生开始在鄞州人民医院安心接受化疗。整个化疗过程并没有张老先生想象中那么可怕,他没有出现恶心、呕吐,也没有掉发。1个疗程后,医生就告诉他血轻链接近正常了,2个疗程就完全达到了缓解。

  张老先生一边接受治疗,一边也开始认真琢磨研究自己的疾病。虽然他已经71岁高龄,但年轻时曾是高级工程师的他思维一点都不比年轻人迟钝,他在仔细查阅大量文献后发现,自体造血干细胞移植可以让肾淀粉样变患者获益,为了进一步提高生存时间,他接受了医生建议的自体造血干细胞移植术。

  11月下旬,张老先生在鄞州人民医院做了自体造血干细胞移植术。医生先动员出他自己身体里的造血干细胞,接受治疗后,再回输到他自己身上。整个移植过程非常顺利,仅仅12天,他的白细胞及血小板均植活,整个移植过程,无严重感染、心衰等并发症发生,患者的恢复程度与年轻患者无异。

  目前张老先生的骨髓已经植活,他的疾病已经达到完全缓解,医生预计他会有一个比较好的预后。张先生也成了我市年龄最大的自体造血干细胞移植成功患者。宁波晚报记者孙美星 通讯员叶佩佩 张基隆

原标题:71岁患者自体造血干细胞移植获成功

纠错:171964650@qq.com 编辑: 杜寅